初识 恶意(1 / 2)

包璎是许清茹的小学同学,不过她们之间的关系只能用还算凑合两个字来形容。至于让老同学的关系变得如此的僵硬的原因只是因为包璎嫉妒许清茹在和她玩的好的同时又和别人玩的很好,最后包璎以“许清茹背叛了她”的理由终结了两人之间的友好关系。但是命运有时候主打的就是一个出其不意,偏偏两个人不仅在同一个初中,还又在同一个班。

月考前的最后一次放学,许清茹在和秦佳分别后她在公交车站上遇到了包璎。在等车的时候,包璎主动和许清茹搭话

“最近和秦佳走到挺近的啊,看来你跟我绝交后还是找到了新的人来玩”

“嗯”

包璎见许清茹是一副毫不在意自己存在的态度,继续不甘心的问道

“你月考准备的怎么样了,我听说老师会按照第一次月考的成绩来选任班委,我打算去竞选班长,你有没有兴趣来选副班长,做我的助理?”

“并没有”

包璎见许清茹还是这种冷漠的态度,就开始急了,冲许清茹大喊

“喂!许清茹,你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我叫你来做我的助理是给你面子,别给脸不要,就你这种态度走出去当心被人打!”

“哦”

许清茹继续保持着她的冷漠,就在她话音刚落的时候回家的公交车也来了,她顺势上车,没有再回头看包璎一眼,留在公交车站的是包璎咬牙切齿的表情。

其实在许清茹知道分班结果的时候心里就有点崩溃,但既来之则安之,心想只要自己不主动去招惹别人,别人也不至于平白无故的对自己不爽,毕竟包璎和其他同学也都是刚刚认识。

考试日的管理相对会比平时松一点,还没到饭点班里的同学几乎都去吃饭了,只有许清茹和包璎还在教室。许清茹出于牢记妈妈的叮嘱,严肃地对待每一次考试,所以即使是她最拿手的英语,她还是不敢松懈。而对包璎来说,她是在等一个机会,一个能和许清茹谈条件的独处机会。

就在许清茹准备去吃饭的时候,包璎拦住了她的去路,脸上挂着嘲讽的笑

“复习的这么认真啊,怎么?有把握考满分?”

“跟你没关系”

许清茹不想和包璎纠缠,就保持着冷漠,可包璎却丝毫没有要放走她的意思,接着说道

“想走啊,可以,只要你在今天考英语的时候把完形填空的答案传给我就行”

许清茹为了迅速抽离这个尴尬的局面,就应和了一句,然后马上离开了教室。

到了下午的考试时间许清茹落座在相应的座位后发现自己和包璎的座位只有一条过道之隔,难怪她会希望自己把答案传给她。

在开考铃声响了之后,所有学生开始都奋笔疾书地答题。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努力后许清茹已经答完了所有的题。就在她准备抬头看时间的同时,她注意到包璎在往她的方向看。随后包璎趁监考老师不注意的时候向许清茹扔了一个小纸团,纸团上赫然写着四个字“完形答案”

但许清茹昨天的应和只是为了让自己脱身,并不是真的想把答案给包璎,而且搞不好被监考老师看到后续还要摊上受处分、请家长来学校等一堆事儿。所以她就在纸团上写下了“自己写”三个字,随后就把它扔回给了包璎。

包璎在没有得到答案后向转向许清茹的方向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然后只好低下头自己写。

结束考试后包璎马上把许清茹拉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带着愠怒的语气质问:“你什么意思!中午的时候还答应的好好的,怎么现在就变卦了,人总得是要信用的吧!”

许清茹也平静地回答:“那是因为我着急去吃饭,不想和你多纠缠,而且你要知道,当你把纸团扔给我的时候我当时完全可以举手向监考老师说明情况,但是我没有,我希望的就是你好自为之,我不欠你的,你也别再来纠缠我了。”

许清茹说完就看到秦佳已经在教室门口等她了,于是就直接去找秦佳,选择性忽视了包璎的存在。就在许清茹转身离开的时候,身后的包璎早已被气的发抖了。在包璎心里,许清茹是一个能威胁到她班级地位的人,即使许清茹向她表明了对班委没兴趣的态度,但包璎已经给许清茹贴上了“敌人”的标签。包璎觉得必须要给许清茹一个教训。

月考结束后的许清茹回到家,发现自己的书桌上留下了妈妈的写的一封信。新的内容大概就是妈妈觉得在家养病并没有什么效果,还会时不时的和爸爸产生争吵影响女儿学习,所以打算去外婆家呆上一段时间,希望这段时间女儿照顾好自己。许清茹读完信后心中不免产生了几分伤感,妈妈的离开让她注定要忍受一段时间的孤独,而她对爸爸从小就没有什么亲切感。或者说,她对爸爸心里更多的是畏惧。

小孩子的调皮是常有的时,许清茹比起同龄孩子却是懂事不少,从小到大就没干过什么出格的事,但被爸爸打的次数也不少,只是因为有啃手指的习惯。而等许清茹上了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