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识 心凉(1 / 2)

许清茹没有追上去,她确定秦佳是有意的在回避自己。虽然她能根据包璎的表情猜出大概,但她还是想知道包璎到底干了什么会让秦佳如此排斥自己。

到家后,她的第一件事情不是写作业,而是登上社交账号,点开了和秦佳的聊天框问道:

“你是因为什么不想和我呆在一起啊?我们不是之前玩的好好的吗?”

没想到秦佳很快就回复“没什么,只是我反感用成绩来判断一个人能否相处的这种行为”

就在许清茹还若有所思的时候,秦佳又发了一段文字给她“你和包璎是小学同学,可你现在却和我走的近,但是在月考成绩出来之前一直都是我单方面找的你,你现在无非就是看到我的成绩比你好了就想接近我。当然我也应该想得到,毕竟你在小学的时候就喜欢找成绩好的玩。”

青春期的孩子情绪本来就比较敏感,许清茹在看完秦佳这段话后心就像是被刀扎一样——有种说不出的痛。因为原生家庭的影响,所以许清茹很难马上和刚认识的人主动走近,再加上因为这段时间妈妈的离开导致她回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她不明白,明明包璎也只是和秦佳刚刚认识,为什么秦佳会选择相信包璎的话觉得自己就是她口中的人。越想越觉得委屈,最后决定向妈妈打电话吐苦水。

妈妈听了女儿的遭遇后心里自然是心疼女儿,但是由于现在自己的身体都还在休养状态,只能在语言上给予女儿安慰。

新的一周,许清茹回到学校后发现同学们不再用打量的眼光看着她,而是对她避而远之。

许清茹当然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而受到其他人这样的对待。客观点来说,所有生物的本能都是趋利避害。尤其在大家相处相互熟悉的阶段,一旦有人以过来人的身份告知其他人某人会对他们不利或者在他们面前抹黑这个人,那么这个人给别人的第一印象就已经被受损了。哪怕以后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别人对其改观,但是总体的印象还是难以改变,毕竟先入为主的是负面。

不过没关系,既然来了学校,那就以学习为主吧。

许清茹就是抱着这种心态读完了初一上学期。不得不说,没有人和自己讲闲话的生活也不算糟糕,至少在自习课的时候可以专心的把作业写完,不会再被同桌所打扰。在最后的期末考试中也是超常发挥考出了全校第三,班级第一的好成绩。没有一个老师会不喜欢成绩好的学生,班主任更是如此。新学期的班会上班主任不仅直接在全班面前对许清茹进行了隆重的表彰,鼓励其他同学多多向她学习,还给了许清茹一张“最佳学习奖”的奖状。

对许清茹来说,班主任的表扬奖状既是对自己努力的肯定,也是她回家应付爸爸盘问成绩最好的回答。有了这张奖状,至少可以保证爸爸在期中之前都不会再过问她的成绩了。

成绩进步自然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可偏偏这个进步属于许清茹,那自然就戳中了包璎脆弱的神经。本来是想通过在新同学面前把许清茹的名声搞臭让所有人都远离她,从而达到让她意志消沉,最后自甘堕落。但是包璎没想到,即使是在秦佳也远离的情况下,许清茹的成绩居然完全没有受到影响。包璎心中对许清茹的恶意在这一刻更是如泉涌般喷发。

班长吗?那恰好就可以利用这个职位来好好的打压一下她,反正她在班级里没什么职位现在还是孤身一人,正好让她好好感受一下什么叫绝望。

在接下来的几周里,包璎利用自己班长的职务时不时的让各科课代表在收作业把许清茹的那份丢了,等到老师上课讲评作业的时候再把她的那份作业偷偷放进她的抽屉。所以有好几次当许清茹发现自己的作业在抽屉里的时候,就想马上交给老师,向老师证明自己是有写了作业的。

可老师却不认同她的说法,作业既然写了,为什么不及时交,为什么偏偏等我都批改好了要讲解的时候交上来,理由还是交上来后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抽屉。没交就是没交,没什么不好承认的。成绩优异不是不交作业的理由。

许清茹没有想到的是任课老师居然还会把这个问题反映给她班主任,而后迎接她的就是班主任的思想教育。大致意思就是成绩想要保持优秀学习态度首先就要端正,作为班级里的尖子生更应该对其他同学们起到榜样的作用。

许清茹在被训的时候其实有猜到是谁搞得鬼,但是她没办法说,一方面她没有证据,另一方面她知道班主任是一个不太喜欢管闲事的人。

就在她从班主任的办公室出来进教室时,就听见教室里传来一声故意变调的嘲讽“原来好学生也不交作业啊”。说这话的正是包璎,紧接着她又扬着那标志性的挑衅微笑,对旁边的人说

“你看,尖子生就是不一样,作业不交成绩都还能这么好。”

许清茹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看着周围人都有一种看八卦的眼神盯着自己,心里压抑着的委屈和愤怒瞬间爆发。

“包璎!你有意思吗?把我交上去的作业又拿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