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识 你好,喻文州(1 / 2)

令许清茹没有想到的是,这次妈妈在听了女儿的诉说后没有像之前一样单纯的语言安慰,而是和女儿说明了自己现在身体情况,并且告诉女儿自己和丈夫离婚的打算。同时,妈妈还打算为许清茹换一个学校来保障她的学习和身心健康。

许清茹很意外,在她的印象里,妈妈是一个脾气很软的人,有时候即使是和爸爸吵架也不会骂半句脏话甚至可以说是处于弱势方。但这一次妈妈却铁了心似的要离开爸爸。许清茹了解妈妈做的决定绝对不是一时冲动,而是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

如果一个男人作为丈夫在自己妻子生病期间不仅不选择悉心照顾还对其言语攻击,那么这个男人应该趁早远离。

妈妈以前大致是出于为女儿的成长着想,所以即使感情不合也从来没有选择离婚,但是一次次的容忍换来的是对方的得寸进尺。这一次还是直接伤害到了自己最宝贝的女儿。所以,她选择带上女儿离开这个家。哪怕是后来前夫低声下气求复合,妈妈也没有改变主意。

对于妈妈强硬的态度许清茹比起吃惊更多的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从小到大妈妈就对她没有特别多的要求,硬要说有的话就是希望女儿健康、平安、快乐。所以妈妈带她离开就意味着她再也不用看着别人的脸色说话,再也不用担心有人会时不时毫无理由的对她进行精神甚至生理折磨,再也不用担心因为考试考差回家被骂。也许起初经济条件会很艰苦,不过有妈妈的地方就是一个无论发生什么都不用担心的地方。

离开原来居住地的许清茹和妈妈一起搬进了一家名叫华阳的小区,这是她外公外婆居住的地方。在彻底离开那个伤心之地后妈妈又给许清茹办理了转学。

新学校的班主任是一位教英语的年轻女老师,姓顾。在完成转学手续后许清茹被老师带到了所在的班级。下课时间,老远就能听到在班级学生们的吵闹声,不过铃声一响,大家又迅速保持安静状态等待老师到来。

顾老师领着许清茹走进教室,然后用着洪亮的声音对学生说:“同学们,这是咱们班新来的同学,她叫许清茹。”随后老师和蔼地对许清茹说:“清茹,向大家介绍一下自己吧。”

许清茹用着不冷不热的语气说道

“大家好,我是许清茹。”

然后在黑板上一笔一划地写上自己的名字。老师见她似乎已经介绍完毕,就指着讲台最右侧第四排的位置说道:“清茹,那边就是你的位置。”

许清茹径自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待她拿出上课的必备用品时,老师也开始了正式的讲课。

“你好,我叫喻文州。”

这个问好声正是来自许清茹的同桌喻文州。

“我是我们班的学委,如果你有学习上的问题话你可以来问我。”

“嗯,谢谢。”

两个人进行完简单的交流后又投入到课堂的内容中。到了下课,有男生约喻文州玩三国杀,但是喻文州以要写作业为由拒绝了。这让许清茹感到一丝诧异,在她所接触过的男生里没有不喜欢玩游戏的,忍不住向喻文州问道:

“你不喜欢玩游戏吗?”

“噢,没有,只是我喜欢玩的游戏一定要用电脑才能玩到。你听说过荣耀吗?我玩的就是这个。”

“听说过,但是我很少玩。”

“有机会的话,我们可以一起打。”

“可以啊。”

许清茹虽然嘴上答应着,但是心里没有想过和喻文州一起打游戏。毕竟经过了上一个学校的遭遇她早就不期待和别人建立友谊了,她来到这个学校的目的就只想好好学习,中考的时候考一个好学校。只是对于人情世故上的事,她变得更加小心翼翼。

到了放学,许清茹收拾完东西就自顾自的回去了,就在等回家的公交车上,她又遇到了喻文州。主动地对她招了招手,许清茹也以招手对此回应。由于在初中附近的公交车站是上车的高峰期,所以等公交车来了之后,喻文州率先冲了上去。等到许清茹上车后,她发现喻文州坐在靠近下车门的那排座位,只见喻文州向她示意可以做他旁边。

许清茹坐到喻文州旁边后礼貌性地回复“谢谢”,喻文州也是微笑地回应“没事”。车上人很多,基本上都是成群结队的初中生,整辆车充斥着聊天声。公交车经过了几站后,喻文州不免觉得两个人这样干巴巴的坐着有点尴尬,就主动和许清茹聊天

“你等一下哪站下车?”

“华阳小区”

“好巧,我也是。”

“嗯,不过我们应该不在同一栋,我在2栋。”

“噢?我也在2栋,不过我家在10楼。”

“我家在9楼。”

“9楼?我记得9楼是一对爷爷奶奶呀”

“嗷,那是我外公外婆,因为我妈妈的工作调动,所以她带我搬到了这里,这也是我转学的原因。”

“这样啊,原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