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知 团建狼人杀(1 / 2)

G市的四月是一个会让人感到如沐春风的月份,每年这个时候学校都会举行一年一次的春游。许清茹和喻文州虽然是同桌,但是在学校他们还是保持着一个基本的社交距离,搞不好成为教导主任的怀疑对象,对双方来说都是一个很麻烦的事。

这次学校春游的规划是先带学生去参观最能代表G市历史的博物馆,然后再带他们去附近的海心沙公园逛一逛。学生们在收到消息的时候就按捺不住兴奋了,在校门口等大巴车来的时候更是喧闹不止。

等车来了之后,许清茹选择坐在前排靠窗的位置。她坐车一般都比较喜欢坐在前排,这有种掌控视野的安全感,选择靠窗是因为可以更好地欣赏沿途的风景。喻文州则是选择和平时经常完的几个哥们一起坐在后排。就在许清茹放好背包打算靠窗睡觉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一声温柔的提问:

“请问,你旁边有人吗?”

“没有”

“那我可以坐这里吗?”

“可以”

就在许清茹以为这个女孩只是来找位置的时候,她又向许清茹发出了社交信号。

“你就是刚转来咱们班的许清茹吧,我叫张茗,是我们班的班长,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话或者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来问我。”

“好,谢谢班长。”

“诶呀你别这么叫我,直接叫我茗茗就好了。”

许清茹莞尔一笑,然后把头靠着椅子被睡过去了。面对张茗的热情,许清茹的心情与其说愉快不如说是尴尬和不安,毕竟上一个在刚相识的阶段就对她这么热情的人如今已经不相往来了,所以假装睡觉就是一个可以避免聊天的最好方法。她不同与在后排的喻文州正和男生们聊的火热。

“喻文州,我听说你也玩荣耀,你玩什么职业?”

“术士”

“诶呦,我也是,要不哥几个周末一起切磋切磋?”

“没问题,不过你们几个记得把作业写了,别到时候又得借我的抄。”

“放心,就凭今天春游,我敢打赌,最多语文老师布置一篇作文。”

“这么有自信啊?赌什么?”

“就赌荣耀里的升级材料,如果我输了就把我目前手头上现在所有的升级材料给你,如果你输了,今天的作业就你帮我写了怎么样?”

“好!一言为定!”

“……”

不知不觉车已经到了博物馆,在老师的组织下,学生们都整齐地排好队,安静有序地进入博物馆参观。大家听着导游的介绍,仔细观察着文物附近的注解,静静的了解G市的历史文化。

差不多两个小时后,结束了博物馆参观,学生们就被带到了海心沙公园附近吃午餐。

许清茹坐在草坪上吃午餐的时候,张茗又邀请许清茹加入她的人聊天群,另外一个刚好是许清茹的后桌陈阳洁。在聊天的过程中,许清茹最大的感受就是——自己现在所在班级是一个充满团结和爱的集体。张茗的热情并不是对所有人,而仅限于她感觉有磁场感应的人,喻文州不仅是学委,还是数学课代表,当初考进来的数学成绩是全年级第一。班主任顾老师虽然年轻,但是在管理班级上很有方法,而且在对学生的教导上更可以用“温柔耐心,灵活多样”来形容。

吃完中饭后,学生们被允许在海心沙公园附近自由参观。4月的G市正是鲜花盛开的时候,海心沙公园里花开得正旺,公园附近的跑道上还有小朋友在放风筝,在明媚阳光的烘托下整个环境完美诠释了春天最好的样子。

整个下午学生们基本上都坐在草坪上聊着天,玩着桌游,个别带了相机的都在附近找着美景、凹着pose拍照记录。

张茗作为班长,希望许清茹可以尽快融入班级和大家熟悉起来,就安排了狼人杀局,当然为了她不尴尬,又叫上了其他几个女生和她的同桌喻文州以及其他男生。

张茗在游戏中扮演的是上帝角色,负责给大家安排角色。许清茹和另外2个同学被分到了狼人角色,喻文州则是被分到了预言家的角色,陈阳洁则是女巫,其他都是平民。

【上帝】:好了,天黑请闭眼,狼人,请睁眼,狼人请杀人……

女巫请睁眼,你有一瓶解药你要用吗?你有一瓶毒药你要用吗?

好了,女巫请闭眼,预言家请睁眼,你要验明谁的身份?

天亮了,昨天死的人是……

就这样,游戏经过了三轮,最后留在场上的只有许清茹还是狼人。在第四轮的投票中,喻文州义无反顾地把票投给了许清茹,陈阳洁虽然心有疑虑,但还是投了许清茹,剩下的两个平民根据自己的游戏经验也投了许清茹。张茗见此现状,就宣布:“游戏结束,狼人出局,平民获胜。”

就在他们结束游戏后,差不多也到了集合回校的时间。回去的大巴不同与来的时候,学生们都安静的坐在座位上闭目养神,有些甚至已经睡得东倒西歪了。到了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