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知 游乐园(1 / 2)

期末考结束后,许清茹又被张茗和陈阳洁拉着去玩。本着考都考完了,就放肆地玩乐的原则,这次他们决定去长隆游乐场玩一下。

三个女孩是刚考完期末,在经过了一个长期高压的环境下急于需要一个机会来释放心中的压力。所以她们首选的玩乐设施就是跳楼机。

刚坐上设备的那会儿许清茹还是满怀期待的,但是后来随着跳楼机升到最高处的时候,她发现了一个问题。

恐高。

虽然还没有到那种很严重的程度,但是麻木的双腿和紧紧握着防护套上杆子的手充分体现了她恐惧的心理。就在跳楼机骤然下坠的时候,许清茹更是紧闭双眼,感觉到心脏的跳动的频率从未如此之快。

不同于张茗和陈阳洁的尖叫,许清茹全程可谓是一语不发。

跳楼机项目也算是在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中结束了,许清茹的沉默一度让张茗和陈阳洁怀疑过她是不是以前经常玩。许清茹即使表示还好没有那么可怕,不过她那张吓得惨白的脸无疑出卖了她的内心。

架不住姑娘们的热情,也为了让这门票钱花的值得,许清茹还是被赶上过山车。

比起跳楼机,长隆的过山车可以说是让很多人望而生畏的游乐设施。尤其是十环过山车,中间不仅有多次的垂直俯冲,中间还有很多高速回旋,重力和加速度还有离心率都特别的足。如果把车上的人都看作质点的话,这样的物理运动绝对是出现在考试上的经典例题。

下了过山车后,许清茹整个人都感觉晕乎乎的,只记得玩的时候感觉就是人被过山车带着跑,魂在后面追,中间过山车绕环的时候车上的人们都在尖叫。

连续两次体验了离开地表的刺激的后,许清茹带着虚弱的语气问:“就是说,我们现在可以换一个项目玩吗?最好是在陆地上活动的那种。”

张茗托腮,陈阳洁突然拍手一跃:“要不,我们去鬼屋吧,旋转木马的话晚上玩更好,到时候灯光一开,那氛围简直了。”

“也行啊。”张茗一听也表示赞成,“听说这里的鬼屋会有真人NPC来参与,敢不敢去啊。”张茗挑眉望向许清茹。

“去啊,这有什么不敢的。”许清茹爽快答应。

有一说一,长隆的鬼屋在布置上完全是超过了有些游乐园的鬼屋。虽然也是以观光为主的鬼屋,但是那个氛围是属于让人一看就头皮发麻的程度。阴森的蓝光配上恐怖的建筑,张茗从进去的那会儿就紧紧抓着陈阳洁,陈阳洁也害怕啊,就死死地抓着许清茹的手。最后三个人里许清茹反而成了走最前面的那个。

在走的过程中,许清茹不仅要提防着NPC的突袭,还得注意着张茗和陈阳洁的尖叫声把自己的魂吓飞。最后快走到出口的时候的时候,一个画着丧尸妆的NPC突然从角落里冲出来,抓住了许清茹的脚踝,还没等许清茹反应过来,张茗和陈阳洁直接拉着许清茹往外跑,待许清茹缓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她们拉到外面了。

体验完这些项目的时候已经到了饭点,陈阳洁建议先找个地方吃饭压压惊。吃饭的时候就许清茹在鬼屋的表现张茗忍不住提问:“清茹,你在刚刚的那些刺激项目中是都不害怕的吗?我都没听你叫过。”

许清茹听到张茗的疑问后,喝了口手边的饮料,随即说道:“那没有,在玩那些刺激项目的时候,我一开始也害怕,但是随后就适应了那种一下超重一下失重的感觉。至于在鬼屋的时候嘛,我并没有很害怕,因为我知道那都是假的。”

张茗心想:这姑娘是真的勇啊,自己和陈阳洁真的喉咙都感觉要喊破了。

“不过后来鬼屋的NPC抓住我的脚踝的时候我其实是有点吓懵了,只是我的性格是那种即使再害怕也不会叫出来的,但是就是会愣在原地一动不动。也许NPC以为我不害怕,所以后来就自动退下了。”许清茹补充。

到了下午体验完其他项目后,晚上的嗨皮气氛可以说是达到了极点。每个游玩设施都亮起了

华丽的灯光,到了7点还有花灯游街,三个女孩在看完表演后又去坐了极具浪漫的旋转木马。

“我们拍一张吧。”陈阳洁率先说道,然后就把手机举到45度仰角,三个女孩都不约而同地比了“耶”。

快门一按,快乐定格。

许清茹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30了,这对夜生活丰富的G市人来说回家并不晚,但毕竟许清茹还是初中生,如果太晚回家的话外公外婆会担心的。

“这么巧啊,你也刚回来?”

就在许清茹等电梯的时候,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男声。转头一看,原来是喻文州。

“对啊,和张茗还有阳洁在外面玩刚回来。你呢?也和他们在一起吗?”许清茹笑着回应。

“嗯,今天荣耀里出来很多活动,也算是把之前遗留的全补上了。”

许清茹忍俊不禁地看向喻文州:“刚放假就玩荣耀,这个游戏真的有那么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