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长4(1 / 3)

思安宁 姜北鳍 1661 字 7个月前

至此,温孔安才知道,二哥哥的信中写的是什么。

怪不得林正瑞刚看之时是那样的表情。

“林老……”

林正瑞起身,也不是很心疼那粒药。

“丫头,你喊我爷爷吧,老朽一身孤独,差个养老送终的。”

不管林老是不是开玩笑的,反正温孔安都当真了,“那爷爷就叫我媏媏吧,从小我的名字就叫媏媏,只是被温许峰收留后,有了新的名字。”

林正瑞认真地复述:“媏媏。”

随后他露出了一副慈祥的笑,也是真心的将温孔安认作自己的小辈。

“品行端正,大家风范,是个好名字。给你取此名的人定是一位品德高尚之人,他也一定很爱你。”

林正瑞一身跌宕起伏,看过太多的人和事,看人也是很准的。

这个小姑娘自从第一次与他见面,他就喜欢着孩子,处处透露着灵气,若是他不喜欢,那颗丹药即便陆加竫磨破了嘴皮子,他也是不会给的。

“此去北宣多加小心,那边风气与桓国不同,处处需要适应,好在你有武功,也可以提防一些地痞流氓。”

“嗯,多谢爷爷提醒。”

林正瑞留着温孔安吃了一顿饭才放她走,走时还交给了她许多名贵的保命药材,都是林正瑞自己研发的。

天色也不早了,温孔安不舍得回去,此去一别,或许她就与这位老者再也见不到了。

但是她还要赶路回京城,怕晚了会被温许峰发现,只得恋恋不舍地离开。

温孔安出来后并没有看见夏衡之的身影,也不知道他又接到什么任务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温孔安也就没管他,趁着太阳还未落山,疾马向京城赶去。

“哎,任务失败。”

温孔安不知道,她走后,夏衡之坐在角落里,掰着手指数次数。

一次两次三次……

追着夕阳,光线慢慢变淡再变暗,日头缓缓向下移去,黄昏有种落寞的情绪,它会带动着人们的心弦,激起人们未知的情绪。

温孔安小时候在黄昏骑马时,有时候会想家,想母亲。

再长大了些,她知道的事情多了以后,心思就变得多了起来,什么事情都想的会复杂一些。

她有时候会觉得自己想的太复杂了些,可有些事情就不得不想的复杂一些,不然什么都预料不到。

可现在,她坐在马上,看着夕阳西下,她想有一个家,一个都是亲人的家。

温孔安到京城的时候,顺便去了躺揽月楼将书都交到了侍从的手中。

她晚上赶的急,也没吃过什么东西,可是她已经快连续两天没有好好休息过了,顾不上吃饭,随意的梳洗一下后倒头就睡。

温孔安已经好久都没有做过梦了,不过这次的梦与往常不一样,往常她只会做关于以前的梦,可这次她居然梦到了在北宣的场景,不是她现在的,而是关于一个小姑娘的。

一个小姑娘穿着厚厚的大红袄子在雪地里蹦跑,手里拿着父亲在桓国买来的风车,她跑着,风车开始转动,脸上的笑抑制不住。

那个小姑娘是两三岁的模样,也有两个可爱的梨涡,她的小脸冻的通红,却不怕冷,光着小手捡起地上的雪,还抓吧了两下。

“媏媏。”

温孔安在梦里听见有人在叫她,她想开口说话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那个小姑娘却替她应了下来。

“娘亲。”

梦里,温孔安看不清那人的脸,只记得她穿着湛蓝色的华服,身旁有好些婢女伺候。

小姑娘小跑着向着那人扑去,小手脏兮兮的蹭脏了她的衣服她也不恼,“媏媏又调皮了。”

众人皆笑,小姑娘不明所以也开始笑,龇牙咧嘴的,一脸幼稚。

“娘亲你看,大哥哥给我的小风车。”

小姑娘炫耀手里的风车,一旁的婢女拿过湿热的帕子替小姑娘擦干净手。

“走媏媏,娘亲带你去吃烤全羊,你爹爹刚打回来的。”

之后梦到了什么温孔安也记不清了,她的梦里,是小姑娘的视角,可她却不知道她是谁。

那个小姑娘也叫媏媏,会不会就是自己小时侯的事情?

她拼命地想抓住什么,可怎么也抓不住,所有的场景都是虚幻的,都是无处可及的,现实与梦境来回交换,叫她分不清真假。

最终梦醒,温孔安缓缓地真开眼。

看到的是她在丞相府的屋子,季节也在夏季。

她起身拿过帕子,细细擦着身上留下的汗。

为什么,这个梦会如此的真实,却又如此的虚幻。

那妇人的装扮是北宣国的,那小孩的袄子上秀下的神兽,温孔安在一本书中看过,是福雕,是北宣国王室才能拥有的图案。

她伸出手,学着那孩童的样子,假装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