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 / 5)

最后一页 木子上树 3292 字 8个月前

着迷于你眼睛,

银河有迹可循。

——《小鱼儿日记》

全场在陈砚泽的话结束后便引起了一波冲天□□,台下的学生好像被解除封印一样,纷纷开始惊呼,一波又一波的音浪冲到耳边,强行钻进耳朵里。

大家都知道陈砚泽刚刚那番话指的是之前在论坛上那些挑衅虞笙的人,放了狠话的人现在都被啪啪打脸,数不清的学生开始起哄,场面一度有些混乱。

主持人自然也镇不住这个场子,最后校领导上台,才堪堪把场面维持住了。

一切结束后,虞笙早就回了后台换上厚衣服,裹着之前的羽绒服,扫了眼时间,已经十点半了,估计虞劲秋早就到家了。

她边走出休息室,边给父亲打电话过去。

身后忽然有人叫住她。

是温柠。

“虞笙。”

虞笙回头,顺道摁断还未被接通的电话,“怎么了?”

“演出蛮顺利的,要不要去庆祝一下?”温柠没卸妆,脸上依旧是浓浓的舞台妆。

虞笙摇头,“算了,我还是先回家了,时间比较晚了。”

她顶着一头金发说出一口乖乖女的话,顿时让温柠笑了。

温柠:“陈砚泽朋友在市区开了家酒吧,大家都去,你不来的话也说不过去。”

虞笙目光发钝,过了半分钟,她才回:“那我先和家人说一声。”

温柠嗤笑,摆摆手让她快点,“我在小礼堂门口等你。”

等虞笙给虞劲秋打完电话之后,到了小礼堂门口,才看到一群人的身影。

夏梦意,谢怀,温柠,虞周利,还有……站在墙根底下的陈砚泽。

夏梦意率先发现了她,跺了跺脚,“小鱼,快来。”

虞笙清楚地注意到墙根底下那人朝着自己看了过来,眼尾上扬,眼神带了些轻佻随意。

她垂下眼睫,双手抄在兜里,快步走了过去。

“走吧,快冻死了。”夏梦意挽着虞笙的手臂说道。

虞笙安安静静给自己安排一个无人注意的配角身份,听他们安排。

听他们的口吻,几个男生大概是开车来的,虞笙有点惊讶,原来虞周利也早早地就把驾照考了下来。她大伯也就是虞周利的父亲,前两天生意渐渐起来了,现在家里条件也比早些时候好了几百倍。

她才想起来,虞周利之前在朋友圈发的那辆跑车的图片,原来是他自己的。

就在他们安排哪辆车坐谁谁谁的时候,小礼堂又走出了两个女生,径直朝着他们的方向走过来。等她们走近,虞笙才认出这两人刚好是之前一起表演节目的女生。

这群人就暂时在这站着,丝毫没意识到周围学生递过来的视线。他们都是论坛常年话题者,此时都聚到一起,自然吸引了路过学生的目光。

更有甚者直接拿出手机对着他们拍照,这其中自然少不了有忘了关闪光灯的傻逼,把小礼堂门口弄得和红毯拍照一样。

虞周利面前刚好忽闪了下,他原本说话的声音也停了,目光扫了过去,没什么表情。

偷拍他的人被发现之后,脸上有些慌乱,故作镇定地收了手机。

虞周利笑了,笑容欠揍,朝着那人走了两步,“来,把摄像头怼我脸上。”

说完这话,他目光扫视周围,声音里的不悦很清楚,“差不多得了啊,拍起来没完了?”

其中一个被偷拍的人都发话了,其他人也都慢慢收了手机,不再围着这群人看,只是脚步缓缓,一看就是八卦的心思还没消下去。

虞笙低头看路脑子里想着事情,没注意周围的情况。

以前自己在老家上学的时候,和父母住一起,每晚都是按时回家,从没像这次一样参加节目,和同学一起跨年。

不知道虞劲秋会不会担心,正这样想着,迎头撞上一人。

一抬头,眼前站着陈砚泽,他正垂眼盯着自己,眉梢处于放松状态,单手抄兜。

两人的距离很近。

“待会儿坐我车。”陈砚泽通知她。

虞笙刚开始没听明白。

陈砚泽挑眉,“没听懂?待会儿坐我车。”

虞笙点头。

走在两人身后的温柠清楚地看到这一幕,心里溢出了淡淡的苦涩,忽然之间有些释怀。

眼前的两人身上好像带了相同的磁场一样,虞笙完全一个好学生的形象,陈砚泽周身又自带痞痞的味道,性张力十足。

身边的女生凑过来,小声问:“什么情况,他俩在一起了?”

另一边的人也表示十分震惊,声音忽然有些高,让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在一起了?”

周围人都朝着她看过来,惹得她顿时有些呆,尴尬地笑笑,“我聊电视剧呢。”

虞笙也不动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