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 / 3)

最后一页 木子上树 1707 字 2个月前

别对我小心翼翼。

——《小鱼儿日记》

除了那一条,下面紧跟着另外两条。

陈砚泽:【有你堂哥他们,所以不算你和我单独见面。】

陈砚泽:【不放心的话叫上你朋友一起。】

补充的这两条短信好像是他始终把自己昨晚说的话记在心中一样,但消息里透着他本人浓浓的霸道感。

虞笙回复到:【知道了。】

很快,那边的消息再一次弹了进来:【乖。】

仅仅简单的一个字,却让虞笙直接呆愣在原地,目光悠悠地盯着最底下的那个字。

一抹绯红也悄然爬上她的脸颊,让她忍不住开始发散思维。

陈砚泽好像很会谈恋爱的样子,即便是他们两个目前没那种关系,但他总能给人一种错觉。

一种她正在和他陷入热恋期的错觉。

下课铃打响。

虞笙若无其事地把手机放回桌肚,一旁的夏梦意也恰好在这时候醒了。

“中午你想吃什么?”虞笙自然地问道,顿了两秒继续说:“去小食堂?”

夏梦意正懵着,没听清虞笙的话,随口应着,“好。”

等两人走到小食堂的门口,透过玻璃门,夏梦意瞥到窗户旁那几个熟悉的身影之后,眼神都变得意味深长。

她偏头啧啧道:“小鱼,我突然不想在小食堂吃饭了。”

虞笙啊了声,心里琢磨着待会儿怎么回陈砚泽,她试探性地问:“那换个食堂?”

夏梦意没想到虞笙竟然都不给自己争取一点,她瞬间没了捉弄下去的兴趣,“逗你的,就小食堂吧。”

虞笙松了口气,“好。”

声音里多了几分她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愉悦。

虽然这个食堂被雅溪的学生叫做小食堂,但食堂的面积一点也不小,一眼望去,满满的窗口,什么口味的菜系也有。

虞笙早上吃过饭之后,中午一般都不是很饿。

她慢慢看着这些窗口,眼花缭乱的有点不知道吃什么了。

夏梦意挽着她的手臂,目光接触到什么,眼前一亮:“要不吃螺蛳粉?”

虞笙顿了下,“味道会不会太大了。”

毕竟待会儿肯定是要和陈砚泽他们坐到一起。

“也是,那还是米线吧。”

虞笙嗯了下,刚要把饭卡递过去,身后就传来一道声音。

“这么辣?你口味挺重。”

她回头,果然身后站着陈砚泽,只是这人故意站在自己正后方的位置,身子都快贴上她的后背了。

“肚子不疼了?”陈砚泽垂眼盯着她,讲话的时候,气息全都喷洒到她后方脖颈上。

虞笙后背瞬间变得酥酥麻麻的,她站在原地不动,也不回话,仿佛听不到陈砚泽的话一样。

五分钟前,两个女孩刚踏进小食堂的门。

几个男生坐在靠窗的位置,陈砚泽背对着门口,所以没看到虞笙的身影。

虞周利倒是眼尖发现了,他下巴冲着门口的方向点了下,“护花使者,我妹都来了,你还不去?”

陈砚泽闻言,自然地回头扫了圈,目光定在门口那个女孩身上。

他笑了下,挑眉:“那我去了?”

虞周利瞬间无语,“装什么?前几天在酒吧你不是当着她的面发.春了吗?”

陈砚泽被这样调侃,也没生气,“被你看出来了?”

虞周利更加无语,“滚滚滚,赶紧走。”

“知道了,堂哥。”

虞周利:“……”

陈砚泽走后,坐在他身边的谢怀也站了起来,他瞥了一眼,“怎么,你也要去找你的小青梅?”

谢怀拍拍他的肩,“当然,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单身的。”

虞周利瞬间破防,“操!都给老子滚!”

-

“故意无视我?”

陈砚泽再次贴近她后背,从两人身后看,虞笙简直就是被陈砚泽拥在怀里一样。

虞笙感受到强烈的男性荷尔蒙,双脚不动声色地往前移了移。

陈砚泽紧随其后。

两人之间的距离几乎可以说是不存在。

米线是现煮的,水开锅便把调味料放进去,香气扑鼻,咕噜咕噜冒泡。

虞笙盯着那沸腾的泡泡,忽然扭头看向身后的人。

“怎么了?”陈砚泽凑身上前。

虞笙呼出一口气,轻声开口:“你答应我的。”

陈砚泽挑眉:“我答应你什么了?”

“在学校要保持距离。”

女孩的声音软糯糯的,一听就能猜出来是南方人。

陈砚泽闻言,后退两步,下巴状似无意地点了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