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1 / 3)

败犬 鱼多语 1787 字 7个月前

可能是林清雾的一通话吓着了王老师,对方听后沉默了许多。

一顿饭吃的没滋没味,临走前,林清雾起身付钱。

王老师拦住她:“不是说了我来?”

林清雾坚持道:“不太想欠着人情。”

王老师似乎有些无奈,微微叹了口气:“林老师,我前天忙成那样,你不会想一顿饭把我打发了吧?”

林清雾微愣,被这话说的不好意思:“也不是……”

最后,这顿饭还是王老师付的钱。

“人情接着欠吧,你说的那样我回去想想。”

林清雾应了声好,她挺喜欢这种说话做事都清楚的人。

只是回到了家,看见那一簇簇明黄色的向日葵,心却一点一点沉了下来。

理性上她觉得王老师的回应无可厚非,但感性上却有一种“可能被放弃”的失落感。

哪怕林清雾根本没有多么强烈的希望被对方选择,但还是会忍不住焦虑。

一旦有了犹豫,就代表着并不是没你不行。

的确,这个世界上谁没了谁都行。

更何况她早就过了那个疯狂的年纪。

相比于爱情,或许更需要婚姻。

两个家庭的事,牵扯的东西繁杂而又琐碎。他们互相试探,权衡利弊。

要合适,要恰当。

要门当户对,要稳稳当当。

不是林清雾一闭眼一咬牙,说出一句“我们私奔吧”,就立刻会有回应。

岑路说:“好。”

他又说:“林清雾,你别后悔。”

这事儿没什么后悔的。

“我总觉得我是我爸妈圈起来的鸟,他们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小时候别的小朋友下课都可以出去玩,我却要去补习班,去玩了补习班还要去兴趣班。”

“可是我不喜欢跳舞,也不喜欢练琴,太疼了,我一边哭一边练腿,手指头按弦按到褪下去一层皮,沾点热水就疼。”

“我妈曾经问我有什么喜欢的东西,我说我喜欢玩,喜欢看天看海,吃好吃的。她说我没出息,对不起他们在我身上花的那么多钱。”

“可又不是我让他们花的。”

“我真的很羡慕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用对不起任何人。也很喜欢你,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是我最开心的时候。”

“我答应了老师,不影响学习。我甚至高考还超常发挥,估分比平时要高了不少。我只是想让他们知道,我已经长大了,可以自己做出正确的选择。而且,喜欢你也不是一件坏事。”

“可他们为什么还不同意?”

高考后,林清雾和岑路看完电影手拉手在路上溜达,意外被冯菀撞见。

从那天起,彻底捅破了这场不该存在的离经叛道。

林修齐在得知岑路的家庭状况后直接把林清雾锁在了家里,禁止两人来往。

哪怕她哭哑了嗓子,做再多的解释与恳求,都换不来父母的一个心软。

她想离开,或许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想了。

林清雾打破窗子,从二楼跳了下来。

脚崴着也没事,跑起来都不嫌疼。

她穿着单薄的睡裙,站在岑路家楼下。

“我们私奔吧。”

她没开玩笑,带着十二万分的认真。

岑路瞬间红了眼,把她抱进怀里,没有一秒犹豫。

“好。”

那是一种被坚定选择的感觉,林清雾到现在还能回想起那一刻自己被突然安抚住的情绪。

她听见岑路略带哽咽的声音,那是他第一次发出这种奇怪的语调。

“林清雾,你别后悔。”

-

隔天,工作日,林清雾瘸了腿还得在班里维持记录。

虽然大人的事不牵连小孩,但她看向秦子扬时,心态却还是和从前大不相同了。

那是岑路的孩子。

秦子扬也朝林清雾的方向看过来。

他皱着眉,一副愁眉苦脸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林清雾错开目光。

回到办公室,王老师同她打了声招呼。

两人就坐对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因为昨天的事,林清雾略微有些不自在。

不过对方似乎没这个包袱,一直垂着眸处理工作。

星期一又是一堆的事,林清雾调整好心态,也开始进入状态,整理上星期未完成的事情。

课间,她抽空去教室询问作业有关情况,小朋友们已经知道了她崴了脚的事,纷纷围过来七嘴八舌的关心她的伤势。

林清雾在一片叽叽喳喳中心情稍微好上了那么一些。

虽然工作上一堆屁事,领导只说不干,小孩闹起来不肯沟通,家长时